麒麟法師:『中天之法,非常深奧,要有信願行,窮一生之力,達到中天之巔峰。我算最懶惰的老師,沒有很嚴格的盯住你們,也沒有把你們綁起來,我只能說︰我要說的【中天天堂遊記】都已經說了。現實的世界是如此沒錯,等你們年紀大了,瀕臨無常到來的時候,那時候就不希望現實的世界就是如此,無常到來,有一件事會比現實世界更現實,那就是你的評比!天律無私,會比現實世界更現實的殘酷;該有果位者有果位,該到幽冥的到幽冥,四生六道不容情,你能說不現實、不殘酷!

朋友問我,我不願修道,你能奈我何!

麒麟說:我不能奈你何,無常到時,你又能奈何!時光一天一天消逝,總有一天會到奈何時!麒麟今苦口婆心,如果你鐵齒,未來你將聽不到麒麟的苦口婆心了。』

   友:『窮一生之力,達到中天之巔峰。看來要好好的閉關修練一番。因為剩下半生了!歲月、歲月,以前已經有一處山上,我可使用來閉關的地方,但那時還不知修哪一種禪?現在派上用場。不久前去拜訪國外來的上師,最近他帶弟子閉了三年六個月出關,太神了,如此精進!聽了汗顏。』

  雲: 我家有一個閉練所,可是我家 聖尊都把我趕出門,除非我累了,才會讓我進門休息。

有一次我問我家  聖尊
「人家都說要在靜室閉關,您們怎麼反而不讓我在家?」

聖尊說:「傻弟子,你不出門誰教你?你必須要出門才會有很多人教你該怎麼做。」

我很納悶!在家多好!為什麼一定要我出門?聖命難違,不得不出門。一出門口見世間百態。哦!原來是這樣

聖尊交代要做完一千件您認為最有意義、最有價值的事。就這樣出門。剛開始會找目標,後來都隨性,從清靜中走到繁雜的世界,每次都哭回家。我哀求著 聖尊,可不可以不出門?

聖尊說:「不行。等你做完一千件的時候,你自然會明白。」

從會哭,到連哭都不會。每天回家的時候,安安靜靜回報自己的心得。  聖尊一句話都沒說,當我做完認為自己最有意義、最有價值的事之後,我很高興的回家門說:「  聖尊我做好了。」    

聖尊:「你什麼都沒有做。你雖然很努力的做,但終究不能真正的解決他們的問題。」

聖尊打開幻境讓我看

聖尊:「你把自己的東西分給了他們,他們所得到的只不過是暫時的安樂與平靜,不但是他們或是你,最終沒有這個能力完成既定的目標,你沒有把事做好,會連自己都輸掉。」

我說:「 聖尊這很不公平!您們自始自終沒有教我怎麼做?所以我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完成,錯與對連我自己不清楚!您說我該如何?總要讓我知道目標在哪裡?應該如何做才是正確的?」

聖尊:「我會跟你說,但是你要先回答一個問題。」

我說:「好。  聖尊明示。」

聖尊:「你會不會擔心在將來很多人的成就會高過於你?」我考慮了一下……

聖尊說:「這個問題三天以後讓你回答。」

三天在靜室修禪,仔細檢討過往之路。沒有錯,人生之貪嗔癡愛慾恨、人性之紛爭、難解,在我出遠門的時候,是誰打開門讓我暫時的休息?是誰端上一杯茶讓我解渴?他們這樣的付出是否跟我一樣,想一想自己還是很幸福的,當初也不是這點心嗎?

三天以後來到  聖尊的跟前,  聖尊竟然什麼都沒說,只是會心一笑。

隨後說:「現在開始你不用出門了,你要的東西我會交給你,但是我有一句話你要記住!杯空學習。謹記!渡人之功不是引進門而已,而是要讓人證得果位。讓你出門做一千件,只是磨練你的耐心、你的包容,藉這個機會讓你明世間之道。  聖尊沒有法可傳你,自會有傳法之人。低心求領大道,自有清明時。

《你會不會擔心在將來很多人的成就會高過於你?》
  我的回答是:「不會。」

中天一年,我所選擇的對象都不是修禪人,也不是道門之人,而是有心人。當初引進的時候,我只問一句話:「您要不要改變自己的命運?」他們想說:「好,那我們做燦爛的蓮花一朵一朵開!青蓮出污泥而不染,世間的塵垢再多厚,也會附著在表皮,隨世塵而消,自性清明,修在世間中天法。」

先天高層次禪修法,任何人都可學。閉關不是我們中天法;先天法行、站、坐、臥就會做到無為法。渡人之功不是引進門而已,而是要讓人證得果位,能量與功德是法界的最終評比。真的能做到,也不簡單,沒有信願行,也不能達到中天之巔峰。

現在都只是開始〈基礎〉,但是我已看到成果。我很佩服我們學員能在忙碌中功不斷。在世間修,真不簡單,耐力與毅力卻驚人!我不是說說而已,這一路陪他們成長,酸甜苦辣盡在心中!俗語說的好:「能渡一人就渡一人」,【中天法門】渡有緣之人。

麒麟法師:『一生辛勤為三餐,苦盡並非是甘來,回歸時兩手空空,何曾帶走紅塵一點點東西,到達終點時,還需一個人勇敢的面對無常。中天本公務,天堂與幽冥都是我版圖,故有天堂、幽冥一念間,【中天天堂遊記】記述天堂聖景粗略,現有的幽冥都屬宗教幽冥,是公務幽冥分治機構。』